马报 > 管家婆马报 资料 >
管家婆马报 资料

一部书的游子还乡 迟子建《伪满洲国》新书分享

时间: 2019-01-03

扬子晚报讯(记者蔡震)2019年新年伊始,“重返历史之河:迟子建《伪满洲国》新书分享会”在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总店举行,著名作家迟子建、格非、毕飞宇,文学批评家、南京师范大学传授何平,苏州大学教养季进,《钟山》杂志副主编何同彬,以及特邀嘉宾有名国际出版人陈迈平先生等缺席。活动现场,从哈尔滨、天津、广西等全国各地赶来了不少“灯谜”,原来迟子建的小名叫迎灯,所以她的粉丝叫灯谜。迟子建与灯谜们热情互动,将两个多小时的分享会,推向了高潮。

第一次来到先锋书店,迟子建被震惊住了,“这么大的书店、有这么多读者,让我没想到。毕飞宇告诉我这是在地下,上面是五台山。看到先锋两个字,我一下子联想到了格非。”因为格非在八九十年代曾被冠以先锋派文学代表人物,而就在那个时候,迟子建与格非就已经在青岛的一次文学笔会上相识。迟子建还记得,“当时大家都年轻,一起还会偶尔斗斗嘴。”

迟子建跟嘉宾。蔡震/摄

当天的先锋书店被读者围成了里三层外三层,迟子建迈着轻盈的步调走进运动区,场上顿时想起热烈的掌声向她表示敬意。她的身后紧跟着两位著名的男作家,也是她的老友,格非和毕飞宇。巧合的是,迟子建、格非、毕飞宇都是64年出生,他们是真正的同龄作家。

迟子建步入会场。蔡震/摄

19年后,《伪满洲国》回南京出版

迟子建在分享会上。蔡震/摄

说罢跟江苏的情缘,迟子建又聊本人的作品和江苏的缘分。她说《伪满洲国》是她从事文学创作以来篇幅最长的一部小说,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部作品。对她而言,此次来到南京意思非凡。由于《伪满洲国》的发表地是在南京的《钟山》杂志,而同在南京的译林出版社,这多少年的文学类书籍,做得风生水起,“所以我将这部我个人比较偏爱而认知度并不很高的作品,让它回到南京,交与译林出版社,从这里出发,看看它是否找到更多的文学知音,以及更多有见解的批驳。因此,我对它未做情节勘误,保持了作品的原貌。”19年后的这个冬天,这部重现东北沦陷14年历史的史诗性巨著从新回到民众视线中,在苍茫山河间,等待与它的读者相遇,等待着被从新挖掘和评估。

迟子建说她和毕飞宇也是非常好的友人,“咱们经常会为文学或者其余的事件打电话,聊天。”除了嘉奖毕飞宇名义的帅气外,迟子建说她去年还专门写过一篇散文《毕飞宇的少年心》,发表在《扬子江评论》上。文中她这样描述:“毕飞宇几乎是给自己的每一篇小说,都搭建了一个塔,诚然塔的大小不一,但他总能让作品中的人物,成功地登顶塔尖”。在迟子建眼里,格非、毕飞宇、以及因有其它事件在身没能到场的苏童,这些江苏作家个个都是才子。